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只向花低头 > 65请求
    只向花低头 作者:在言外

    



    65请求



    外人的呼唤有如不速之客,骤然打破这扇屏风后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。

    饮花从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中抽出,轻声道:“有人来了,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寂行深深看她,犹豫一瞬后点头:“那这个,我们往后再慢慢学。”

    饮花不欲多言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来者正是几个时辰前才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岳王神色焦急,见到寂行后忙道:“寂行师父,快随本王入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入宫?”寂行不解问,“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路上再与你详说,饮花姑娘不是也在这儿,也随本王走一遭吧!”

    饮花快速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却因腿麻了依旧蹲着缓缓,忽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,她跺跺脚,挪着僵硬而沉重的腿走出来。

    王爷见到她似乎并不意外,问:“饮花姑娘,可否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王爷点了点头道:“听闻姑娘有些民间的特殊本领在身,此次或许有能劳烦姑娘之处。”

    在通往皇宫的路上,饮花才搞清楚王爷此行的缘由。

    皇上病重由来已久,今夜又有加重的迹象,许久以来已有药石无医的态势,合宫上下便开始寻求他路。皇上信佛,在宫中更单独设有专门的佛堂,将那佛堂中的法师请过来后做了几场法事,也并不起效。

    王爷入宫探望后,忽然就想起了这个嵇州来的,听说在当地颇有威望的年轻法师来,找他来瞧上一瞧,说不准还有些新的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饮花,听闻是有个什么小佛主的名号,虽说装神弄鬼之事难登大雅之堂,然而性命攸关,也顾不得这许多。

    等王爷将来龙去脉简单说过,寂行沉吟片刻后道:“承蒙王爷厚爱,不过王爷也知道,我等是乡野之人,自然比不得宫中高僧,既然连他们都无法,贫僧又如何担得起圣上一国之君的安危?”

    “无妨,那些高僧久居深宫,倒也见不得有师父在外见多识广,如今皇兄危急,本王什么法子都要试一试,师父放心,即便是你也束手无策,有本王担着,也断不会教人问责你。”

    马车许是碾过了石子,车身一抖,寂行只轻微晃了身形,仍是坐得笔直稳当。

    他不卑不亢,目光不经意掠过对面那人,转头对坐于中间正首的王爷道:“贫僧孑然一身,无所忧惧,既然王爷赏识,贫僧便是能力不济,也定走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说:“但寂行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饮花经历尚且浅薄,何况那些只是民间的小把戏,恐难以为宫中贵人所用,”寂行不顾饮花此时是怎样盯着他,只看着王爷道,“王爷可否将她送回,此行贫僧一人前往即可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车厢里安静了半晌。

    王爷似是考虑了他的请求,在两人之间来回望了望,道:“师父所言不无道理,但……皇兄休戚与天下相关,便是本王,也不敢遗漏任何一个可能的法子。”